专题

波丽娜·塞米诺娃哪里人

2020-12-19 10:21:41       明星资料

波丽娜·塞米诺娃个人资料

Polina Semionova (俄语 Полина Семионова),俄罗斯芭蕾舞演员,现任ABT首席,曾为德国国家芭蕾舞团首席演员。

在MV《巴赫的最后一天》她的舞蹈被网友称为"最美的芭蕾""仙女般的芭蕾"

波丽娜·塞米诺娃照片

波丽娜·塞米诺娃简介

Polina SemionovaPolina Semionova是柏林国家芭蕾舞团首席女演员,曾任英国国家芭蕾舞团、东京芭蕾舞团、斯卡拉大剧院芭蕾舞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团、马林斯基芭蕾舞团和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团客席艺术家,在全世界各大城市客座演出。这应该是全世界无数女孩梦寐以求的生活,然而芭蕾明星之路对于这位颇有名望的独舞演员而言也并非坦途。

Polina Semionova,1984年出生在莫斯科的一个音乐世家,三个孩子中排行第二。她的妹妹是一名钢琴演奏家。从小,Polina便和哥哥一起学习花样滑冰,但很快又转习芭蕾。8岁那年考入举世闻名的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学院,从那天起,她便将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舞蹈艺术。16岁那年,她参加了莫斯科国际芭蕾舞大赛,凭借出众的表现一举夺魁。2002年,17岁的她以优异的成绩从莫斯科大剧院芭蕾舞学院毕业。毕业后被Vladimir Malakhov看中,选聘为柏林国家芭蕾舞团的首席舞者,18岁那年晋升为德国最年轻的首席芭蕾舞女演员。

波丽娜·塞米诺娃成长经历

1984年9月13日出生于莫斯科。

1994年起在Bolshoi芭蕾舞学校学习。2002年毕业于Bolshoi Ballet School,毕业后被"世纪舞神"德国国家芭蕾舞团团长Vladimir Malakhov看中并加盟德国柏林芭蕾舞团任首席独舞演员,以18岁的年纪成为该团最年轻的首席女演员。

2003年,19岁的她参演了英国国家芭蕾舞团(English National Ballet)的《天鹅湖》,并获得好评。

2003年在Herbert Groenemeyer的音乐专辑中表演,歌名是Letzter Tag(最后一天)。

2004年参演了加州芭蕾舞团(California Ballet)的《睡美人》,同样获得很高的评价。

2009年参演了苏黎世芭蕾舞团的《天鹅湖》,一人分饰黑白天鹅两角,神韵十足,大受好评。

semi

2012年加盟美国芭蕾舞剧院任首席独舞演员。

荣誉

2001莫斯科国际芭蕾舞比赛金牌

2002日本名古屋国际国际芭蕾舞比赛Junior Prize

2002圣彼得堡瓦岗诺瓦比赛一等奖

2004年Daphne Prize

2005年German Critics Choice Award

2010年Dance Open Award

接受采访

你已经主演过很多版本的天鹅湖,刚刚是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版本,很快又要在Mikhailovsky剧院的访英演出中主演天鹅湖,演了6年之后,你如何看待这部芭蕾?

Polina:每年我都发现这个角色在变化。我希望自己呈现出了艺术表现力,但是,我仍在努力让每一个动作都富有意义,而不仅仅是舞步,尽管每个剧院都有自己的版本。我曾经跳过Makarova版,Nureyev版,Dinn版,Grigorovich版,Bart和Spoerli版等等,我感到第二和第三幕大体是相似的,但是第四幕截然不同,我喜欢悲剧的结尾。

在Royal Albert广场表演英国国家芭蕾的天鹅湖有什么挑战吗?

Polina::在这个舞台跳舞不容易,因为观众360度围绕着你,你需要从各个角度看起来都很好,这很奇妙。因为没有幕,所以你不是要跑下台(这很难),就是搬把椅子坐在舞台上,就像黑天鹅挥鞭转之前那样,或者变奏之前。所以你不能下台休息。而且,由于灯光很多,你可以清楚地看到观众,他们离你很近。在普通的舞台上,你可以有自己的空间,看不清台下都有谁。但是在这个舞台,你真切地感觉到他们就在你身边,看着你。所以我要做的就是忘掉这些,尽管我并不清楚该怎么控制。

你在很多舞团任客席,这对你的职业生涯有什么帮助?与在德国表演有什么不同?

Polina:我确实经常出去演出,但是我也喜欢回到自己的把杆旁,和老师一起准备新角色。有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非常重要。到外地演出就是出去、跳舞然后回来,当然,另一方面,你会接触新的编导、老师,学习新的风格。每个剧院工作的方式都不一样,老师也不同,我喜欢在别的剧院和新老师共事,得到他们的指导。我知道很多舞者依然会按照自己的方式工作,但是我喜欢学习新的东西,你也可以多看看别的演出,看别人如何表演,当然,公众因此越来越熟悉我,而不仅仅是在德国了。

在外面有没有遇到一些奇闻异事可以和我们分享?

Polina:每次都会有不同的事情发生,事实上我要出版的那本传记中就提到了许多。不是每次,但有时会。

多说两句?

Polina:这本书集中在我职业生涯的前半段。Gerhard向我提出的写书的建议,于是我就想,为什么不呢?为了写书,他需要跟着我去很多国家演出,在柏林,我们每周会见面2-3次,花上两个小时进行采访,有时见面次数还要多些。一开始我有点怀疑写传记是不是为时尚早,但是这让我找回很多回忆,那些美好的时刻,挑战的瞬间,我的成长经历以及家庭全都历历在目,有个机会回顾过往是件不错的事情。

回忆是从哪里开始的?你很享受回顾童年经历和你的家庭?

Polina:有时你真的需要下点决心,因为有些东西是私人的,似乎不应该告诉别人。采访从我进入芭蕾学校开始。Gerhard去了俄罗斯,看到了我出生的地方,去学校见我的老师们,还有我的家人。后来我去参加Odessa剧院芭蕾舞团的GALA,见到指导我3年的老师Juriy Vasuchenko(如今是Odessa剧院芭蕾舞团的艺术指导),我很感谢那些在学校的日子。Gerhard自然也在。所以书里有很大篇幅留给了Juriy,对于我的职业生涯来说,他真的非常重要。

很小的年纪,你就离开家庭和故乡去德国,你怎么应付在那里当首席的职责?

Polina:事实上,我希望自己独立,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是艰难的一步,独自生活正是我想要的。当然,去一个陌生的国家,尤其是我对那里的芭蕾也没有什么了解,确实有点冒险,不过Vladimir为我提供的职位让我很快做了决定。

最初Vladimir提供给你群舞职位的时候,你拒绝了是吗?

Polina:是的,如果当时让我在马林斯基剧院、莫斯科大剧院的群舞和柏林团的群舞之间做选择,我会选前者。所以在拒绝他之后,他直接为我提供了第一独舞的职位,我想他对我的信任甚至超过了我自己,我真的很感激他。在职业生涯的初始,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真的很重要。

他一上来就让你跳了《胡桃夹子》和《睡美人》,从这样的角色开始会不会有点难?

Polina:我觉得《胡桃夹子》对于一个年轻女孩来说,是个不错的开始。睡美人非常难,尤其是努力耶夫的版本。但是我转念一想,作为年轻演员,Vladimir给我这个机会真的很重要。

他给过你什么重要的建议?

Polina:我想他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就是自律,因为他就是个非常自律、有规矩的人。

Vladimir作为编导是怎样的?

Polina:他的第一个编导作品是为我创作的《灰姑娘》,他是个完美主义者,所以总在寻找他最喜欢的动作,不会给你太大的自由去发挥,他要你做成什么样,就做成什么样。

我们聊聊新作品,首演Bigonzetti的《卡拉瓦乔》……

Polina:是的,那太棒了!我喜欢和Bigonzetti一起工作,无论是作为编导还是个人,还有他看待那些服装和灯光的方式。这部作品有主题,但并不是个确切的故事,关于卡拉瓦乔,这里没有太多的动作,所以你可以即兴或者想象。他会说明你应该怎样以及他希望你怎样做,但是表达上会给你自由。

当听说要排演这部剧,我去看了卡拉瓦乔的画。那时我在维也纳表演,所以就去了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那里有很多他的画。我很喜欢这些画作,一直在想,为什么他会创作出这些惊人的作品,为什么?更让我惊奇的是,Bigonzetti把这些画带给人的感受带入了舞蹈,还有Monteverdi的音乐,服装,动作,所有这些都有种神秘感。

谁是你最喜欢的编导?

Polina:除了Bigonzetti,我还喜欢Nacho Duato和Ji?í Kylián。

2004年你曾说自己最喜欢的角色是Tatiana。还是这样吗?有没有别的,包括梦想中的角色?

Polina:依然是Tatiana和曼侬,这是我最喜欢的,她们很人性,很真实。我也喜欢吉赛尔和舞姬中的Nikiya。梦想的角色我觉得是Neumeier的茶花女,也许等我年龄大些会有机会。

你对天鹅湖有什么感觉?

Polina:我喜欢表演这个戏,观众喜欢,因为他们熟悉而且漂亮。有时当我坐在台下看演出,而不是一个表演者,就像我在英国不演出的那几天一样,我觉得天鹅湖很漂亮,特别是那些天鹅、白色的舞裙还有老柴的音乐。

你经常以观众的身份看演出吗?

Polina:是的,如果我有时间,又或者是我感兴趣的新作品,我喜欢到世界各地去欣赏演出。有时你会学到很多。

看起来你对学习新事物很开放……

Polina:是的,我很开放,我喜欢学习新芭蕾,而不仅仅作一个古典舞者。

除芭蕾以外你还喜欢什么?

Polina:是的!(笑)我经常学习新东西!我喜欢做俄罗斯菜,还有世界各地的菜肴。而且我终于会做蛋糕了!还学会了如何做苹果派,以前祖母常给我做,我很爱吃。

有没有哪位舞者、指导老师是你特别欣赏的?

Polina:我喜欢Alessandra Ferri。我见过她,很漂亮。她是个美丽而伟大的女人。她有孩子、家庭,所以我总在想她是如何处理好她的职业生涯和家庭生活的。我同样喜欢Darcey Bussell,她不仅仅拥有辉煌的职业生涯,更创造了一种超越芭蕾的生活。Christine Camillo是我们的指导老师,大部分古典角色都是与她共同完成,她是法国人,曾经在柏林团跳舞,和她在一起很愉快。

7月你的哥哥Dmitry Semionov会去Mikhailovsky客席表演,与Ekaterina Borchenko主演天鹅湖,你和他一起跳过吗?

Polina:我们在一些GALA中合作过,但多是没有情节的芭蕾作品。我们不会一起表演爱情故事,毕竟……他是我哥……当我们四目相对,会觉得有点奇怪!但是我们在一起工作得很好。有些人说兄妹一起跳舞总会吵架,但是我们没有过。相反,我们很平静。和他一起跳舞很有趣,因为我担心他胜过担心我自己,而且我总希望他能做好。

回德国以后,还会有新作品首演吗?

Polina: Giorgio Madia的《奥兹国历险记》和《艾斯米拉达》,和莫斯科大剧院同样的版本。我还不知道演员安排,但是我希望能加入。两部作品都在2011年4月首演。

你的芭蕾包里都装些什么?

Polina:足尖鞋,热身用的松紧带,胶布,剪刀,绷带卷,按摩球。我一直带着一个朋友送的薰衣草香袋,胶还有缝鞋带的针。

采访结束后,Richard邀请我留下参加粉丝见面会,其中很多人跟着这位舞者旅行了很长的路程。我听到了一个不一样的Polina。这个热爱学习的舞者已经可以为追随者给出建议,为他们讲述冰上滑冰和民族舞的经历。她闪烁的黑色眼睛仿佛带着昔日的回忆,给予他们鼓励,尤其是,坚持跳下去。

Polina Semionova其实也想像其他年轻人一样跳跳街舞,或者去考个驾照,但这位德国国家芭蕾舞团的芭蕾新星实在是没有这些时间。甚至是更早的学生时代,她就注定要向着世界顶级的首席舞者而努力。

Polina Semionovar如今的体重稍微超标了几磅,不过她并不是太担心:

"我现在大约51公斤上下,夏歇的时候是会重一两公斤,等到了冬天就会降下来。"

上午九点半的柏林国家芭蕾舞团练功房里,Polina Semionova进行着日常的早功练习,和练功房里的其他同事一样,压腿压脚背的时候她还穿着保暖的外套、T恤、长裤、打底衫和护腿,而一个钟头以后她就只需要连体服和连裤袜,在把杆旁完成日复一日必须的动作:擦地、抬腿、旋转、阿拉贝斯……

"人无完人,我也一样,错误是不可避免的,我要做的不是嘴上功夫,而是正视问题,并且更加刻苦地去解决它。在训练里我会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干净准确的完成技术动作上。"

这种对技术有如精密计算一般的严谨态度将Polina Semionova打造成了今日的舞蹈新星。年仅16岁便赢得莫斯科芭蕾大赛金奖的她当年的参赛剧目是柴可夫斯基《天鹅湖》黑天鹅选段,而今26岁的她已经作为首席可以在柏林芭蕾舞团驾驭黑白天鹅两个角色。

"相比白天鹅我自己更偏爱黑天鹅,这个角色的多面性--时而魅惑时而又神秘的变化非常吸引我!"

舞台上的Polina风情万种,一笑一颦里她那双深褐色的大眼睛都闪着灵气。而不开心的时候,比如被问到不想回答的私人话题时,她就会低下头,把眼睛藏在额前的刘海里,刘海就是她躲藏心事的一道屏障。

Polina Semionova非常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这个女孩有着不同寻常的毅力和决心。当初在莫斯科芭蕾学校的Polina并不十分出众,尽管没人可以否认她的天赋与勤奋,但是身高和腿型,以及宽肩窄胯这些因素让人不太看好她。直到毕业前,她的努力吸引了当时柏林芭蕾舞团团长Vladimir Malakhov的注意。

"第一次见到Malakhov是在9月13号的课堂上,那天也正是我17岁生日。他到我们学校来听课。我当时很激动,感觉整个状态都调动起来了,尽可能的发挥了自己最好的一面。可能是我当时的表现引起了他的注意

"每天的排练占用了Polina Semionova绝大部分时间,可以说工作之外她并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时间,要是哪天晚上能有空收发一下邮件,她就已经很知足了。

"其实我还想报个德语班提高一下自己的德语,或者去把驾照考下来,还有别的很多事--但可惜我没有这个时间。"

去食堂的路上Polina不时和左右的同事点头问候几句,楼道里的空间有些局促,Polina跟我们解释,因为国家歌剧院正在进行翻修。

"对老剧院我的感情很深,因为这是我职业生涯的第一个剧院,我的舞台历程是从这里起步的。世界上再没有任何其它的舞台能带给我这份回忆,一想到这里以后会面目全非我就很伤感,好像是自己的家被拆除了一样。"

在她的家乡莫斯科至今仍是古典芭蕾占主导地位,然而Polina如今的舞蹈风格多少被西化了一些,这也许会招来批评的声音,Polina对此怎么看呢?指尖轻点在桌面上,她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要知道我骨子里仍是俄罗斯人。浓厚的情绪化,不同寻常的敏感度,忧郁的气质以及一点点的疯狂构成了俄罗斯的灵魂。"

对Polina Semionova来说,表演中也是需要一点疯狂的--比如吸烟。老泰斗罗兰佩蒂要求在他的《卡门》中女主演必须有吸烟的动作--因此Polina人生第一次尝试了吸烟。

"导演的要求,我就得完成,而且是真正的把烟吸进去。最开始当然呛得我咳嗽,不过还好只是在排练里出问题。吸烟虽然不舒服,但比起伤病,这算不上什么。"

真正令Polina终生难忘的是她第一次体会到芭蕾带来伤病时的疼痛:足尖练习到脚趾皮开肉绽的地步。

"那时我们还没正式上足尖课,学校里也不让提前上足尖,我自己就在家偷偷练足尖,立起来不够还满屋乱走,后来脚趾被磨破皮的样子我至今都记得。"

如今Polina的足尖鞋都是手工订做,舒适度今非昔比,不过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不同款式的足尖鞋差异很大,仅是鞋头的触地面积就有大有小。一般来说大一些的立起来更舒服,但我个人却不太喜欢,因为这样的鞋头看起来很笨重,没有了足尖应有的线条感。"

有统计显示,一年中Polina需要耗费上百双足尖鞋。

芭蕾剧照

波丽娜·塞米诺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