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哪里人

2020-09-16 18:45:50       明星资料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个人资料

"六十年代,对于我们上一代的人可能是家灾国难,对于我们下一代的人可能是天方夜谭,对于我们,可能只是似真似幻的童年。每个人各自的童年或幸福或苦难,我们记住了很多,可能也忘记了很多,可是当那些回荡在记忆深处的旋律飘然而至,心底的咏唱就印证了一切,再癫狂的时代都会留下一些美好,因为有人在,因为有音乐在。"--刘欢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照片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翻唱专辑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

刘欢

比生活本身更为深刻和真实

比青春本身更为激情和反叛

那是我们无从遭遇、无能忘却的六十年代

中国最好的声音

中国最激情年代的气质

那是刘欢生于六十年代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过往专辑

97年,刘欢出了个人的第一张专辑名为《记住刘欢》,当时盛传刘欢3年内要出4张专辑,而且预定第二张专辑就叫做《忘记刘欢》。可时过六年,除了一些脍炙人口的影视插曲和公益歌曲外,刘欢一张专辑也未发过--当然,刘欢也没有被忘记,他一直被万众期待。

2003年,刘欢终于来了。计划在今 年推出两张个人专辑,开个人演唱会。四月初,刘欢的第二张专辑《六十年代生人》将由京文唱片发行上市,相信这是国内歌坛的一件大事。五月份,刘欢将进入第二张专辑的录制和夏季演唱会的筹备阶段。

4月15日,刘欢的第二张个人专辑《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终于由京文唱片发行上市了。

《六十年代生人》是一张翻唱六七十年代老歌的专辑,被翻唱歌曲有电影插曲、童谣和外语歌曲等等,刘欢用自己独特的方式重新演绎这些老歌,按他自己的说法,这是一张向老一辈音乐家们致敬、献给六十年代生人及其后代的专辑。所有翻唱歌曲都是1978年以前的老歌,例如《亚非拉》、《映山红》(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怀念战友》(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一朵鲜花》(电影《阿诗玛》的插曲)、《草帽歌》(日本电影《人证》插曲)、《台湾同胞》和儿歌《喂鸡》等等,这都是一些可以唤起60年代生人记忆的经典歌曲。

刘欢自己就是专辑的制作人,为凸现新意,他不仅请来宋祖英合唱《一朵鲜花》,令后者首次尝试用偏美声的方式演唱;更请来叶小纲、三宝、孟军和捞仔等一批极具才华的音乐人重新为老歌编曲。有些歌曲运用了大型管弦乐队的编配,有些歌则加入了POP ROCK、电子乐、E-Metal等流行元素,以致整张专辑的音乐风格丰富多彩,听了两三首之后还不能肯定下一首歌会是怎样。另一方面,虽是老歌翻唱,但《亚非拉》听起来却更像一首摇滚歌曲。按刘欢自己的说法,对于六十年代的人,这张专辑会有怀旧的感觉;对于年轻人,这张专辑的歌可能就是新的。

新专辑

当代中国流行歌坛的大哥大,加上六年的等待、经典老歌的翻唱、战争、超低价上市以及北京火车站的发布会,众多因素汇集一起,足以使《六十年代生人》这张新专辑无可置疑地成为最受瞩目的专辑。

让我们一起聆听,这不同凡响的声音,这不同凡响的年代!

唱片前言

不知道你怎么样,这些年来我已经很少用笔写字了,以至于经常提笔忘字,今天该为我的新唱片写一些字了,打开WORD,然后看着我松开鼠标的右手,早先这样的时候,应该是它拿着一支笔,笔的另一头咬在牙里;再早些时候,这只手还经常拿着一本"语录"放在胸前,这个动作对于八十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会是多么的莫名其妙,或许也很另类吧。其实对我们这些六十年代出生的人又何尝不是如此,想起来我们好像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生活过。

一分钱一块水果糖,两分钱一盒火柴,三分钱一支冰棒,五分钱坐五站公共汽车,一毛钱看一场老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这些词竟然微软中文输入里都有),这一切都历历在目,却又显得那样的不真实。

六十年代,对于我们上一代的人可能是家灾国难;对于我们下一代的人可能是天方夜谭;对于我们,可能只是似真似幻的童年。每个人各自的童年或幸福或苦难,我们记住了很多,可能也忘记了很多,可是当那些回荡在记忆深处的旋律飘然而至,心底的咏唱就印证了一切,再癫狂的时代都会留下一些美好,因为有人在,因为有音乐在。我们以今天的方式唱起这些老歌------对于我们的后代来说可能是些新歌了------是为了忘记一些苦难,记住一些美好,这也可以叫做"为了忘却的记忆"吧。

值此,向老一辈音乐家们致敬!感谢他们在那样不可思议的年代里为我们所留下的。

唱片文案

距离第一张专辑《记住刘欢》已经有六个年头了,已到不惑之年的刘欢一反以往低调的状态,冷不防地来了个大爆发:刘欢宣将有四件大事:出一张翻唱专辑、出一张原创专辑、开一场演唱会、出一本音乐史讲义。

第一件大事就是四月中旬由京文唱片发行个人第二张专辑《六十年代生人》,这是一张完全翻唱老歌的专辑。所有被翻唱的歌曲都是1978年以前的老歌,例如《亚非拉》、《映山红》(电影《闪闪的红星》插曲)、《怀念战友》(电影《冰山上的来客》插曲)、《一朵鲜花》(电影《阿诗玛》的插曲)、《草帽歌》(日本电影《人证》插曲)、《台湾同胞我的骨肉兄弟》和儿歌《喂鸡》等等,这都是一些可以唤起60年代生人记忆的经典歌曲。刘欢自己本身就是专辑的制作人,为凸现新意,他不仅请来宋祖英用流行的方式合唱《一朵金花》,而且请来叶小纲、三宝和捞仔等一批极具才华的音乐人重新为老歌编曲。有些歌曲运用了大型管弦乐队的编配,有些歌则加入了POP ROCK、TECHNO、E-Metal等流行元素,以致整张专辑的音乐风格丰富多彩,听了两三首之后就不能肯定下一首歌会是怎样。虽是老歌,但如《亚非拉》听起来就如一首摇滚歌曲,对于八十年代后生的年轻人来说,还可能以为是新歌。刘欢说,老歌是献给与他一样出生于六十年代的朋友们,同时加入现代流行音乐元素,也正是为了让年轻人更容易接受。

革命老歌一般都与战争、阶级斗争有关系,但刘欢说自己在挑歌的时候还是很有原则的:第一就是不能像当年《红太阳》系列时那么调侃、不严肃;第二就是不能有阶级斗争、仇恨一类的内容。但专辑中还是有一首歌曲《亚非拉》,按刘欢自己的说法是,演唱这首歌曲的初衷是因为"老一代经常说现在的年轻人有时很极端,其实在过去那个年代可能所有人都很极端,比现在还要劲爆"。所以为了让年轻人接受,刘欢在专辑尝试着用摇滚的方式高唱"亚非拉人民要解放"。

专辑目录

六十年代生人-给我的同龄人及后代文章